海事司法在南海主权争议问题中的潜在价值和意义

发布日期: 2014-12-24 来源:天涯法律网

 □海口海事法院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类对海洋的认识、理解和开发也愈加深刻,联系也愈发紧密。进入21世纪以来,海洋不但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联系纽带,更愈发成为人类未来发展的基础和方向。在此背景下,全球海洋争端、争议也日益增加。对如何有效解决南海问题,理论和实务界争论很多,但绝大多数论者均认为,海事司法活动的有效进行,不但能够有效保证我国对该区域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管控能力,更能有效体现我国在该争议区域的司法权和主权。

  一、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国际习惯法角度来看,司法权的行使是一国对特定海域享有主权或类似权力的必然结果和重要证据

  (一)司法权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地位和意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作为一部“海洋宪章”,其最大的意义和价值之一就是规定了沿海国的领海宽度,及其所管辖的一系列区域的物理和权利范围。而其中的“管辖”与“权利”往往意味着一国司法权可以在相应海区内行使。从《公约》的性质和上下文来看,其条款中所称的“管辖”和“权利”指的应该是主权性的管辖和权利。因此,其必然伴随着司法权的行使。

  (二)司法权在国际习惯海洋法上的作用和价值。依国内理论界的一般观点,《公约》仅涵盖了一部分国际海洋法问题,对公约没有涉及的海洋法问题,仍应按照国际习惯法解决。鉴于南海海洋争端最主要是主权和主权性权利的争端,而国际习惯法上无论是领土(及其所决定的领海)的取得,还是相关海洋权利的获取,往往必须以一国对相关地域或海域的有效管理和控制为基础而司法权作为国家强制力的代表,其往往不但是一国对特定区域进行了有效管理和控制的必然结果,也构成了一国对特定区域进行管辖的重要证据。

  (三)司法权的行使在证明国家海洋主权方面的特殊重要性。司法权的行使,较之一般行政执法权而言,其证明国家主权的意义和价值更大。首先,在现代国际海洋法背景下,一国在特定海域进行执法的权力,可以来源于其内国法,也可以来源于国际公约或国际习惯法。单纯的执法行为不一定是内国法在特定区域行使的证据。其次,一国在特定海域执法,其维护的并非一定是主权,而可能是特定的国际法律制度或其他权利,且这些制度和权利不必然具有主权性质。

  较之执法权的这些问题,司法权在行使过程中,不但要说明其权力来源,特定法律或公约名称,还要对权力行使的客体的行为性质等进行评断,这往往能充分说明权力的来源和性质,从而更好的起到表明主权的作用。

  二、海事司法是我国海域内的重要司法活动,是我国海洋主权的重要标志

  为适应海上运输和对外贸易事业发展的需要,我国于1984年5月24日正式设立了海事法院这一专门审判机关,三十余年来,这一专门审判机关伴随着我国司法事业和海洋航运行业事业共同成长,发展至今。我国海事司法不但已经成为我国管辖海域内司法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和价值还有进一步提升的趋势。其所进行的海事司法活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我国海洋主权的重要标志,究其原因,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一)地域管辖范围专注于“海域”,管辖范围本身即体现了国家司法主权。与一般地方法院不同,我国海事法院的管辖区域是以“海域”和“水域”为标准划分的。这种直接以海域为标准的管辖区域划分模式首先就是国家对相关海域司法主权的体现。

  (二)专属管辖与海洋经济有重要关系的海事海商及相关案件,国内外司法影响力大。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收案范围的规定》,海事法院主要管辖五类四十二种海事海商案件。然而。据最高院统计,自1984年设立海事法院以来,至2013年12月底,现有十家海事法院共受理各类海事海商案件225283件,审结执结215826件,结案标的额1460多亿元人民币,涉及亚洲、欧洲、非洲和南北美洲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影响力尤其是国际影响力远超一般法院。

  三、强化海事司法运用,发挥其在解决南海主权争端中的潜在意义和价值

  从以上论述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司法权和海事司法活动在体现国家海洋主权方面的重要意义。而具体到南海争端方面,可以认为,海事司法可能发挥的作用则更大。

  (一)我国南海争议海区的独特地理和政治区划设置使海事司法在彰显争议海域的司法主权方面有巨大价值和潜力。从行政建制来看,南海争议区域在我国属于三沙市范围,该市的管辖范围为“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其中“涉及岛屿面积13平方公里,海域面积200多万平方公里”。按我国现行司法体制,发生在其2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面积内的绝大多数经济活动纠纷将由海事法院进行管辖,发生于其陆地上的一般民事、刑事和行政纠纷由三沙市所辖的基层院和中院管辖,海事司法在全市司法工作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二)海事司法的独特性可以“回避”被占岛屿,保证司法主权的行使。目前,南海争议海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六国七方、犬牙交错”,不少岛礁滩沙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控制下,对这些被占岛屿上的相关案件进行司法管辖事实上已然不可能。但海事司法的优势就在于其可以无视相关岛屿被占的事实,对岛屿周边海域发生的各类行为进行司法管辖,保证国家司法主权在这一区域不至于“缺位”,进而证明我国对相关海域的实际管理和控制。

  (三)通过海事司法,可协同或单独阻却他国在南海区域的不法活动。近年来,越南、菲律宾等南海争端国有两方面动向值得关注,一是模仿我国在南海建立行政权力机构,妄图建立其控制下的小区域经济政治秩序。二是通过相关行为阻止我国在南海区域扩大实际管辖范围,而在阻却此二类行为过程中,海事司法都可能发挥其独特的价值和作用。具体而言,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的努力,达到这一目的:一是发挥现有海口海事法院的作用,以其为基础,建立覆盖南海区域的海事海商争端解决中心。藉此发挥我国在维护这一区域经济秩序的主导作用,彰显我国司法主权。二是借助海口海事法院已经开始管辖其辖区内海事行政案件的契机,强化海洋管理机关在这一区域内行政执法的法律意义、主权意义。三是在特定类型的案件的审理中适用诸如“长臂管辖”等原则,扩大管辖范围,对南海区域内外国主体对我国海洋活动进行的侵权行为进行法律制裁和威慑。

  (四)结合海事审判实际,积极参与国际海洋法研究,努力为南海问题的法律解决提供理论和实际支持。自诞生之初,国际海运制度就体现出了明显的成文法律性。而自《联合国海洋法》诞生以来,国际海洋法也步入了以成文法为主要法律渊源的时期。近年来,随着国际司法体制的相对完善,国际海洋争端的解决体现出越来越强的司法性,这也就决定了我国海事司法机关应当着力发挥自身优势,在国际领域争取更多的话语权,以更好的维护国家的各项海洋权益。而该项工作,又可以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进行。

  在实体层面上,海事司法机关的主要工作应当是利用自身专业性知识的优势,为国家参与国际立法活动提供智力和人员支持。

  在程序方面,能够主要由海事司法部门完成的工作主要由三类:一是应当积极研究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项下的有关国际海洋法法庭及其各分庭和国际仲裁法庭的组织、程序等方面的问题。二是应当在认真研究的基础上,积极向国家相关部门提供相关建议,保证国家选择正确的司法途径或应对途径。三是应当充分发挥自身对司法程序的熟悉这一优势,以适当的方式投入国际海洋争端的司法解决工作。

  从世界各国的经验看,海洋争端的解决归根到底都不是单纯的政治、法律或是学术问题,而是一国综合实力和综合运用各种能力的比较的最终结果。因此,灵活运用海事司法,能更有效的保证国家在南海争议区域的司法工作,为南海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良好的基础和支持。

  原标题:海事司法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的潜在价值和意义

  稿源:中国青年网

返回顶部